伟大的物种

老朽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,两个月前来到了风景秀丽的广州

作为一个地域黑,一直以为广州人吃福建人,来到这了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,单单福建人怎么够

当然,广州还有一种,是我久闻大名的

今天我们就来说说,蟑螂

 

老朽作为一名东北汉子,拥有不是那么健壮的体魄,和1.85的身材,试问我怕过什么?内蒙古喝马奶,柬埔寨吃非洲人,王自如开箱三星的视频我都能面不改色的看完,我一度认为我会这样心狠手辣的过完一生,直到我来到了广州

我再地域黑一下,我一直认为北方人总比南方人血气方刚一些,这种偏见在今早消失殆尽。今早我看见了一直非常之大的蟑螂,吓得我抱头鼠窜跑进屋,抱着她,流下骄傲的泪水,哭着喊着让她把那玩意赶紧弄死,实不相瞒,当时有那么一瞬间,我差点以为自己要圆寂。

可能因为东北的气候,以及蟑螂并不需要秋裤的原因,我们那边的蟑螂都太小了,指甲盖大小,浑身黑色,看起来是那样的不起眼,像一个小小的娘炮,我是那么的不尊重它们,直到它们生活在广州的同类给了我会心一击。

大,真他妈大。大到让我怀疑物种起源,怀疑达尔文学说,怀疑到这种生物是如何让造物主这个老阴比如何创造出来的,让我对这玩意产生了敬畏之心。

 

据说这玩意是德国产的,根据《外国人永久居住条例》来到了广州,是不是走私代购的就不得而知了。在长春叫打蟑螂,在广州就得改名叫揍蟑螂了

还不一定揍得过它

 

有一次我搬砖回家,在幽暗的小路上与一直蟑螂狭路相逢,它是那么的悠闲,好像午后散步一样,我盯着半天不知道这到底是是个什么玩意,它看了我一眼,后就起飞了。

起飞了……

你们明白我当时心里的恐惧吗?怎么一言不合就起飞了?广州的蟑螂脾气这么不好吗?

那天晚上我一宿都没睡,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,包括手电筒,在被窝里蜷缩抱着自己,几度哽咽。

 

这一切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说,实在是太有冲击感了。想象一下,你在河边,河对面的韩红在唱着歌,突然长出了翅膀朝你飞来,要飞过来揍你,要飞过来坐在你身上唱《小情歌》,这种恐惧让我无法入睡。当你闭上眼,你眼前就会浮现出无数会飞的蟑螂。

我把这些事情跟一个同学说了,他说你太夸张了,蟑螂而已,拿鞋拍死就行了。他实在太自以为是了,殊不知这种体型的蟑螂,会把你的鞋抢走,反过来用来拍你。

 

通过物理的方法是无法战胜蟑螂的,在这之前我曾经在屋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放了蟑螂药,期待着让蟑螂们也感受到疫情的痛苦。过了两个月,我成功的把它们喂的白白胖胖。

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我不能永远生活在对蟑螂的恐惧中,据说有一种蜘蛛,X宝有售,专门吃蟑螂,我还特意去查了一下,太他妈扯淡了。这就是为了阻止韩红飞过来揍你,你必须坐在郭敬明的腿上看《小时代》。这种蜘蛛比蟑螂还可怕,中间起码隔着二十多个蔡徐坤。

 

我至今还生活在对蟑螂的恐惧之中,无法的习惯它们。看到依旧会尖叫,会落荒而逃。一个生活在广州的北方人,不怕潮湿的天气,不怕清淡的三餐,不怕听不懂的粤语,我背井离乡,踏上了这片曾以为自己不会有任何恐惧的土地,可没想到,这里的蟑螂,特别大

 

我对力量一无所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